石祥新

用户主页 » 文章列表 » 阅读文章

【原创小说】《像鱼一样相爱》(12~14)

1已有 435 次阅读  2010-12-02 08:24
    12 你们在一起
    下午五点多钟,睡了三个多小时,苏菲终于醒了。她睁开眼睛,默默地注视着我,眼里带着惬意的微笑,一抹彩云铺上了她的脸颊。

    这一刻,她是那样的美丽,让我感觉可以看上一辈子。

    “胃还疼吗?”我吻着她的额头,轻轻地问。

    “不疼了。”她轻轻地摇着头,“你抱着,我的病就好了。”

    “我又不是药。”我笑着说。

    “你是药。”她抚摸着我的脸,“你是灵丹妙药,也是毒药。”

    “那你还敢服用?”我拨弄着她的头发。

    “我不怕,我早就被你的剧毒攻心,”她义无反顾而又含情脉脉地吻着我,“甚至我的灵魂都深中你下的毒,你的文字,你的眼神,你的微笑,你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是毒药。可我不在乎,我什么都不在乎。我只想躺在你怀里,就算尸骨不存也甘心。”

    我深受感动,微微笑了笑,除了吻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切,还像梦!但我愿意这样醉在梦中,永不苏醒。

    “子翔,知道吗?”她接着说,“自从第一次读到你的文章,我就被你的文字迷惑了。它就像巫婆嘴里念出来的咒语,让我梦绕魂牵。淡淡的伤感,却又丝丝入扣。有时候,我甚至读不懂你在说什么。可是,我依然如痴如醉地读着你的文字,在字里行间寻找你的心情。我做梦都想见你一面。当我第一次见到你,你不知道我有多兴奋!可是,我尽量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你发现。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冲入雨中吗?我的心快燃烧了。我再不能多看你一眼,我怕。虽然你就在我眼前,虽然我一直苦苦等待着这一天,可是我却害怕被你看穿。那一刻,我想到的就是让雨水使我冷静下来……子翔,我是不是很傻很疯狂?”

    “你很疯狂。”我深受感动,泪水都出来了,我从来没想过,在这个冰冷的城市里还会有人这么在乎自己,“你也很傻。傻到家了!”

    “我爱你,子翔!”她深情地说,脸静静地贴着我的胸口,“子翔,我真的爱你!第一次见面我就爱上你了——不,第一次读到你的文章,我就爱上你了!子翔,你相信命中注定吗?我相信,我相信冥冥之中的安排。我和你相遇,就是老天的安排。”

    “菲菲,我也爱你!”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心里汹涌的温暖夺眶而出,“我相信你就是我命中注定遇到的那个人。你是一片海,我注定要游向你。只有在你的怀抱里,我才能呼吸。”

    “子翔,我才是你海洋里漂游的那条鱼……”

    这是长久以来,我一直渴望的声音。我以为,它只会是我的幻想,但现在它却千真万确地回荡在我的生活里。三年前,被爱伤过,我曾固执地怀疑这世界上还有真正的爱情。可是,现在,我又陷进了爱的漩涡里。爱情,不期而至,而又如此的强烈汹涌。

    我们紧紧相拥,谁也不再说话,只有两颗炽热的心隔着一层肌肤在激烈碰撞。我们感受着彼此的温暖,任何美妙的语言,此刻都已经变得苍白、干涩。一个紧紧的拥抱,胜过千言万语。

    久久的宁静,让我们感觉,我们已经离开了浮华的世界,但我们终于还是清醒过来了,回到了现实的世界。我们相视而笑。

    “菲菲,快起来吧。”我又深情地吻着她的额头,“小梦快回来了吧?”

    “几点了?”她懒懒地问,却把我抱得更紧了。

    “快六点了。”我看了一眼时间。

    “天啊。”她忽然跳了起来,惊慌而又欢快地笑着,“快,丫头快到了。”

    我们匆匆忙忙地穿上衣服,追逐着跑回大厅,慌乱之中有一种无比刺激的快乐。

    我们刚刚坐定,李小梦就“咔嚓”一声打开了门。

    “哇,你们在一起啊!”她一脸惊讶地看着我们,露出不安好心的笑,“老实交代,是不是一整天都没分开过?”

    “丫头,你精力怎么这么旺盛呢?”苏菲诘问她,“工作了一天还多管闲事。”

    “我可不是管闲事。”小梦在苏菲旁边坐下来,并抱住她,打量着她的脸,“表姐,你气色好多了。”又将目光投向我,“子翔哥,你给我姐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她才好这么快?”

    小梦单刀直入的问题,让我有些难以招架,我窘迫地笑了笑。

    “小梦,你说什么呢?”苏菲用手肘捅了李小梦一下,白了她一脸,“没大没小,就知道瞎嚷嚷。”

    “哎呀,姐,你紧张什么呢?”李小梦委屈地叫了起来,“我只是开开玩笑,瞧你紧张的,就算真的没什么,我都不相信了。”

    “有你这样开玩笑的?”苏菲故意板着脸, “你个丫头,口无遮拦,早晚撕烂你的嘴。” 说完她悄悄地看了我一眼。

    李小梦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毫无畏惧。

    我感觉有些不自在,站起来说:“我先走了。”

    “去哪呢?”苏菲问,不舍地看着我。

    “我回去。”我紧张地说。

    “一起吃晚饭吧。”她看着我,“吃完饭再回去。”

    “是啊,急什么呢?”李小梦帮调道,笑嘻嘻地,“子翔哥,你没见我姐是多么不舍得你走啊?”

    “丫头,你今天吃错药了?”苏菲回头瞪李小梦。

    “姐,你就别在我眼前演戏了,都写你脸上呢。”李小梦不依不饶,“我又不是外人,你还戒备什么?再说,我这不是在帮你吗?子翔哥,你不会让我姐失望吧?可不是谁都有这样的福气哦。”

    “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苏菲装作生气的样子说,又转向我,“子翔,吃饭再走吧。”

    “我有个朋友今天说要过来。”我是忽然才想起江浩,并且这也是一个不错的借口。

    “那他来了没有?”苏菲问。

    “还没。”我回答,也觉得奇怪。

    “他来了就一起吃吧。”苏菲善解人意地说,“你就不要走了,我们现在就做饭。”

    “那好吧。”我再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小梦,现在到你上场了,快去煮饭!”苏菲眉飞色舞地说,“你不是精力旺盛吗?”

    “姐,你能不能饶了我?”说要做饭,小梦立刻可怜兮兮地说,“我可工作了一天,累都累扁了。”

    “我怎么没看出来?”苏菲偏跟她较劲。

    “小梦坐着吧,我当你下手。”我自告奋勇地站了起来。

    李小梦兴高采烈,连连叫好。苏菲也没有反对,瞥着李小梦说:“这次算你幸运,下次可没人帮你了。”

    “谢谢子翔哥!”李小梦蹦蹦跳跳朝自己的房间跑去,“我上网去咯,你们慢慢来。”

    看着她淘气的背影,我和苏菲心照不宣地笑了。
 13 在厨房里

    厨房里,我和苏菲正忙得不亦乐乎。我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像家,又不是家。

    “这些菜,”她眉开眼笑地把冰箱掏了个空,“全部消灭!”

    “太多了,吃得完吗?”我皱起眉头。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当然要大开杀戒——所以你一定要努力!”

    “你当我是猪呀?”

    “嗯,你不乐意呀?你是我的猪!”

    她凑到我面前,我吻了她。她笑了。

    “我们的事我暂时不想让小梦知道,过段时间再告诉她,你不介意吧?”她问我。

    “我没什么意见。”我不假思索地回答。

    “我还怕你不高兴呢。”

    “我有那么小心眼呀?”

    “我只是不想让她太惊讶,怕她受不了。”她偷偷地笑。

    “她那么机灵,我们早晚会被她捉住把柄的。”我夸张地说。

    “没关系,暴风雨要来就让它猛烈地来吧。”她义无反顾地笑着。

    “好,那我们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她美美地点着头。

    “你朋友什么时候过来?”过了一会儿,她忽然问起。

    “原本他今早要过来……”

    “因为我他来不了了?”

    “我叫下午过来。”

    “这么晚了他怎么还没过来?该不会生气了吧?”

    “才不会呢。我大学最好的哥们儿。”

    “我倒想看看,你最好的哥们儿是怎样一号人物。”

    “能说会道,油嘴滑舌。”

    “你怎么会和他成为哥们儿?”

    “我也一直想不通。”我皱起眉头,“不过,他人品不坏,就是有点滑头。”

    “我相信你不会交错朋友。”

    她转过脸来,冷不防地吻了我一下,然后嘻嘻地笑了。我真没想到,她竟然这样胆大。可是这下坏事了——李小梦忽然出现在厨房门口,也不知道她来多久了。

    “嚯嚯,你们两个是在做饭还是在谈情说爱呀?”她诡异的目光在我们身上游移。

    “丫头,你不是上网吗?跑这里来干什么?”苏菲严厉地瞪着她,“你怕我们偷吃啊?”

    “我来视察视察。”李小梦笑盈盈地说。

    “那你视察到了什么?”苏菲迎到她面前直视她问。

    “该看到的都看到了。”李小梦一脸阴险的微笑。

    “那不该看到的呢?”苏菲咬牙切齿看着她。

    “当然——没看到。”李小梦很机灵,一边说一边笑着跑开了。

    “丫头,等下罚你不吃饭。”苏菲冲着她的背影喊。

    “那你得给封口费。”李小梦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苏菲转身回来,无可奈何地冲我笑着:“真拿她没办法。”

    “她都看到了?”我有些担心地问。

    “应该没有。”她想了想,“不然她才不会这么善罢甘休呢——管她呢,看到又怎样?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也已经发生了。”说着,又肆无忌惮地吻了我。
14 生活的感觉
晚饭做得差不多了,摆了满满一桌。闻到饭菜香味的李小梦,像一只馋猫一样丢下电脑从房间冲了出来。

    “哇,这么多菜!”她一脸惊诧地叫了起来,随即又不满似的看着苏菲,“姐,只有我的时候,你一个月都没做这么多好吃的。今天子翔哥来,你一下子就做了一个月的菜。姐,你什么意思呀?你的胳膊肘什么时候也开始往外拐?”

    “你要是没胃口,还是上你的网去。”苏菲仰起脸毫不理会地说,“哪有那么多话?”

    “今儿老百姓真呀真高兴嘛。”李小梦嬉皮笑脸地在餐桌前做了下来,“看来以后得天天叫子翔哥来,让我可怜的胃也沾沾光。子翔哥,你以后可要发发慈悲,经常光顾啊……”

    “我说丫头你还吃不吃了?”苏菲一脸严肃地打断她,“你再吵,我以后一个菜都不做了,到时候可怜的可不只是你的胃了。”

    “好了,我不说了。”李小梦一副言听计从极力讨好似的笑了笑。但她的目光忽然又变得怪异起来,似笑非笑地盯着苏菲:“姐,我有一个小小的发现。”

    “什么?”苏菲漠不关心地问。

    “我说了你可别骂我哦。”李小梦小心翼翼地说。

    “我什么时候骂过你?”苏菲觉得冤枉。

    “你保证?”李小梦还是不放心,认真十足的样子。

    “我保证!”苏菲肯定地点头。

    “子翔哥,你可听到了。”李小梦得意洋洋,“等会儿她反悔了,你可不能偏心。”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我还没来得及回答,苏菲就不耐烦地叫了起来。

    “我觉得,你们俩特别那个——”李小梦神秘兮兮地说,目光在我和苏菲之间跳来跳去,“特班配!”

    我和苏菲都没料到她说这个,难免一惊,倒有些不自在起来。我们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地笑了。

    “刚才你们在厨房里做菜,就是活生生的小两口。”李小梦接着说,“说真的,我刚才都被你们勾勒的画面感动了,太美了!我心里想,要是你们凑到一块,那该多美妙!”

    李小梦认真起来的样子反而显得很滑稽,惹得我和苏菲忍俊不禁。

    “你们笑什么?”李小梦失望地看着我们,“我是说真的!我的意思是……”

    “汤该煲好了。”苏菲起身走向厨房。

    “我去盛饭。”我也起身。

    “喂,你们怎么这么没良心啊?”李小梦恼羞成怒似的叫着,“你们知不知道我花了多大力气才发现这个秘密的?然后,我鼓起了多大勇气才决定说的?你们竟然不当回事!你们太伤我心了!”

    “那你就多吃点,”苏菲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暖暖你的心。”

    “子翔哥,我是说真的。”李小梦把希望的稻草压到我身上,“我姐不信天经地义,她压根儿从来没信过我。可你总应该相信我吧?我可不是随便说说。再说,你年纪不小了吧?你就不为自己的未来人生想想?时光一去不复返,青春离开不回头哦。”

    “子翔,你别理她。”苏菲小心翼翼地端着汤碗出来了,“她成天就喜欢胡思乱想。丫头,你先看住自己吧。自家门前的雪都没扫,就急着管人家瓦上霜了?”

    “我哪里胡思乱想了?”李小梦一脸委屈,“子翔哥,你说我姐是不是太不人道了?”

    “人道?”苏菲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你整天骚扰人家的耳朵就人道了?我看不把你的嘴塞起来,你是不会知道什么叫人道的。”

    “子翔哥……”

    “好了,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虽然知道她们只是闹着玩,但我也不得不急忙救场,“但是我觉得,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

    “还是子翔哥善解人意。”李小梦得意地撅着嘴,挑衅似的瞟了苏菲一眼。

    “臭丫头,你这是拐弯抹角骂我呢?”苏菲直直地看着她。

    “我有吗?”李小梦很狡猾地端起饭碗,“咱们吃饭吧,菜都快凉了。”

    苏菲没有生气,反而笑了。笑着看了李小梦一眼,又将目光投向我,我知道,她眼里饱含的意思。

    其实,看着她们斗嘴,我心里一点也不紧张,甚至觉得这才更像过日子。生活不能太沉寂,即使幸福,也应该有些涟漪。当世界太过于喧嚣,我们期望宁静;当生活过于宁静,我们又何尝不渴望热闹?

    太喧嚣的世界让我们不安,太宁静的生活也会让我们感觉单调。偶尔吵吵,又不失去微笑,或许这才是生活的感觉。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 陈国林 2010-12-02 09:49
    好几天不见你在线了,又出差去外地采访了?
  • 石祥新 2010-12-07 13:02
    这个月任务比较重,忙着编稿。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