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丫头

用户主页 » 文章列表 » 阅读文章

暴力与美学

已有 493 次阅读  2011-05-05 11:23
           

  《低俗小说》两个半小时。

  刚开始看的时候没看懂,直到出现标题,才明白,原来导演是个有节奏的人,是个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人。

  中间行云流水,讲了几个人的故事,交织在一起,就有关联了。这个关联很冷静,可以打破了时空顺序重新回放的关联。就好比我们看一出球赛,录下来之后回家看。前面的几个小时都很平淡,而等到射门的时候你整好快睡着了。猛的一下全场欢呼,你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于是倒回去,倒了3分钟时间,定睛一看,啊,原来这么回事。

  《低俗小说》也如是。千篇一律的黑帮暴力场面,忽然来个车转轮回”你说这人杀了人,都做些什么和想些什么呢?倒回去看看“,那旁边刚好有架时空机,就倒回去了。这个过程表现的很低调无声。

  一切尽在不言中。

  导演昆汀,显然没有让自己说很多话,却默默地表达了自己的节奏感。给暴力题材的电影加标题,一段一段的看。每一段都仿佛在你耳边说:“让我们来看看这个暴力的场面是怎么来的。”一种解构主义的冷静在里面。

  即便如此,这部片子也对不起2个半小时的时间。我在看到结尾处还剩10多分钟的时候,就上豆瓣给了点评。结果下面的10分钟让我把点评重新改写了一遍。因为我实在没想到最后的10分钟可以说出这么多话。

  一个圆。

  看完结尾,你便明白开头是怎么回事了。没有关联的人都关联上了。然后你便开始回想整部片子在讲些什么,然后终于明白了,讲了这么个故事。可以说故事的内容并不吸引人,吸引人的是导演的风格。他在某些地方不说话,某些地方却说很多话。当这些说与不说的场面拼在一起时,就形成了好看的艺术结构。

  通篇来看,我至少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幽默。有幽默感的人,即便不说话,呆在那里都让人舒服。这便是影片里说的“comfortable silent”。而一个幽默感的人,不紧不慢的按自己节奏叙述故事时,即便这个故事三俗如低俗小说,也成了一种美学。

  你知道,值得收藏的暴力电影不多,昆汀这部可以算一个。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