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雅老去

用户主页 » 文章列表 » 阅读文章

私宅探访——旧租界老洋房

已有 511 次阅读  2011-01-28 17:22   标签比利时  艺术品  上海  法国  安福 

安静的安福路上,还完好地保留着法租界时期的老式洋房,透露着这个城市的海派与精致。博雅珊的家同样如此,藏匿于老别墅中,自然与精致共存,身为画廊主人的她对艺术品有着极好的品味,家里则是她的一处私人画廊。

 
让家离自然更近一些
眼前的博雅珊,如同任何法国女人一般看不出年纪。伴着比利时籍的丈夫,带着一双儿女和三只狗儿在上海生活了7个年头。

之前,一家人住在一栋1000平方米的“豪宅” 里,屋里尽是奢华之物,连浴缸都是整块玉石打造的,彼时的博雅珊初到上海,玩心颇重,成日在家中办Party,人来人往没有停息,2年之后她突然觉得这里不再像一个“家”,一双儿女也迅速地成长着,希望能和家人有更多相处时间。

寻觅后找到了这个藏匿在安福路弄堂里的老洋房,齐整且简洁的法式建筑让她心生欢喜。300平方米的户外花园,300平方米的室内空间,生活便也离自然更近一些。

两层楼的别墅空间开阔,一排落地窗隔开了户外的寒气,屋子的任何角落都能看到四季常绿的草地。一圈高大的竹篱笆挡住了邻居们好奇的张望, 高大的法式梧桐则带来了更多四季分明的感受。

1 雕花对椅是主人从旧货市场淘来的。

2 院子里的树木,表达着四季的流逝。

3 卧室一隅,法式壁纸 搭配中式竹灯、竹椅。 

4 几件王小惠的雕塑作品散落在院子中。


把最好的留给家人
博雅珊的家族早在1908年便来到中国做生意,从祖母一代开始,家中的家具一半为中式,一半为西式,这个习惯沿袭到了她这一代,俨然成为了一种默认的传统。

她为自己家挑选的中式家具多是明清时代的实木家具,何种木头的选材于她并不重要,她也并不喜欢繁复的雕花工艺,家具只要简单,但有“气场”,便能击中她。

一楼客厅挑高近三米,中式的高脚椅、老上海Artdeco风格的沙发共处一室,各出各的风头,却也毫不突兀。客厅中央的白色沙发榻上, 一张茶盘搭配几支做工精良的中式毛笔,是整个空间中最吸引眼球的焦点,博雅珊在装扮室内时,经常会运用这样的“小把戏”,如果东西太多、太满,往往会让视线无法停留,而一些精致的小物品,就算颜色并不显眼,会成为大空间里的点睛之笔。
 
整个房子最好的风景,是在一楼角落里的一间房:博雅珊把那打造成了只属于家人的娱乐室,家人们齐聚一堂时,他们就会在那像任何普通的家庭般,看碟唱K,虽然这样的机会很难得。

博雅珊有时仍会在家中待客,但区域只限于一楼的客厅和花园,二楼基本是“客人止步”的,她要留给自己和家人更多私密。二楼的主卧直通阳台,在上俯视一片绿草地,惬意地希望天地在此停歇。博雅珊的小女儿现在8岁,儿子15岁,两个孩子的房间也是她一手包办。法兰色的墙纸一看便是小女生气,让人意外的是屋内一张清式的睡床,竟然是小女儿最爱的一件家具,只是老家具经不起孩子的折腾,女儿调皮时蹦跶几下就坏了支架。

家里的另一场展览
谈及博雅珊开办画廊,也和家族脱离不了关系。 从小耳濡目染父母亲对艺术品的执著,家族收藏史名声在外。

来到上海后的她,一时之间并没有想到要做什么,虽然大街小巷不乏艺术画廊,但却总觉得过于严肃和正经。于是她开始虚心向人请教、学习,了解 中国的艺术圈环境,惊呼中国的艺术家们实在太有趣了!才开始着手自己的同名画廊。

博雅珊的家中也不间断地举办私人展览,相对于画廊中的展览,这里更贴近她自己的喜好和品味。家中的展览需要注重私人的亲密感,每一幅画、一件雕塑都需要和这个家有着关系。采访时家中正在展出的是诗人、画家山飒的作品,女人独有的细腻和敏感让博雅珊欣赏,与这个家的精致也融为一体。

 
客厅的餐桌后挂着一幅大型的洪柳的油画:一位 女性怀抱婴儿,面容恬静,身边围绕着丰收的粮食、自然的花朵、传统的双喜字,寓意着灾难不会再降临到这对母女身上。沉重的主题,但让人感觉安详与平静,博雅珊享受着这幅作品带来的感受。


博雅珊说她并不只关注艺术品的“买”和“卖”,而是希望能以自己的微薄力量,让更多的人去关注和欣赏艺术,她坦言,自己只是个过客,而唯有艺术是永存的。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