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库门

用户主页 » 文章列表 » 阅读文章

有一群男的,喝多了

1已有 876 次阅读  2011-01-31 14:23   标签手机  天津    喝酒 

有一个天津话的老段子是这么说的:有一男的,喝多了,马路上拦车,拦了一警车,警察说:“干吗?”“干吗?你说干吗?打车回家!”警察又说:“你识字吗?这是110!”“是啊,110,这谁不认识啊,一公里一块一!”这个段子留在手机里好几年,我一直舍不得删除,每次喝到差不多时,不管在座者听过没有,都有再说上一遍的冲动。主要原因,与其说特别喜欢它最后抖开来的包袱,不如说是特别喜欢它的开头:“有一男的,喝多了。”

我越来越相信,这个句子基本上可以被视为人类历史之宏大叙事的一个几乎可以通用的开头以及最基本的故事原型。张良刺秦,行为模式上也是“马路上拦车”,至于当时没喝以及喝了多少,《史记》上没写,不过,司马迁却也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当时和张良一伙专事“刺秦”的恐怖主义分子,一个赛一个能喝:“荆轲嗜酒,日与狗屠及高渐离饮于燕市,酒酣以往,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于市中,相乐也。已而相泣,旁若无人者。荆轲虽游于酒人乎!”

又,“至易水之上,既祖,取道,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为变征之声,士皆垂泪涕泣。”彼时彼刻,琴也弹了,“风萧萧兮易水寒”也唱了,按照“高荆刺客乐队”的规矩,酒是非喝不可的了。再说,张良在河南命力士向秦始皇座驾抛出120斤重的大铁椎时有否饮酒固然不详,但是,对于这一壮举的文字记录,却也能把另一个男人给读High了。一旦扶起灯前,醉玉颓山,男人往往就会想到平时连想也不敢想的事情,进而顺手就把这些刚刚想到的事情一发都给轰轰烈烈地做将出来。

酒后的“纵意所如”之事,多不胜数。从刺秦到打架,从革命到暴动,从斗酒诗百篇到醉草吓蛮书,从马路上拦车到水底下捞月,全都没拦住。区别只是在于时间、地点、意图以及当时究竟是“有一男的,喝多了”、“有俩男的,喝多了” 还是“有一群男的,喝多了”,等等。因为喝多了,历史不仅没有终结,而且就酒气冲天地记录在我们平庸的日常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里。
分享 举报